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玖月晞

首页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因为风就在那里 鲜满宫堂 格格不入 我的如意狼君 成化十四年 且把年华赠天下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蜜汁炖鱿鱼 七星彩 我喜欢你很久了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玖月晞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阅读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txt下载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

第2章 初遇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五月的西部小镇,风雪弥漫。

到了傍晚,天地间白蒙蒙一片,能见度不过八米,木木客栈的老板娘准备关门。

这里本就偏僻,来往的都是徒步爱好者或搞研究的。小长假刚过,生意就跌了。

老板娘捂住口鼻,找着门闩刚要插上,门猛地被撞开。狂风扑得她一身雪,迷了眼睛。

来人比老板娘高一个头,黑色冲锋衣,帽子把脸遮得严实,黑色护目镜挡住眼睛,看不清半点面貌,手里拖着一个巨大的黑箱子,背上还背着一个。

是程迦。

“等等,我关一下门。”老板娘招呼着,话音未落,风雪里又冲进来一个客人。他也是一身黑色,拖了个大箱子,和程迦差不多高,身材也相似。

老板娘走出门左右瞧瞧,确定没人了才退回来关上门。

客栈里静悄悄的,两位客人伫立柜台边。

老板娘抓起柜台上的两张身份证,用鸡毛掸子扫去一层黄土白雪。

“我们这儿都是标间。”老板娘登记完,连身份证一起推过来两串钥匙,“202,203。”

程迦发现老板娘把自己的身份证推到另一人面前,而她面前的身份证上写着:计云,男……

程迦提箱子上楼时,看了一眼那个叫计云的男人,个子不高,戴着墨镜,很黑,脸盘子乍一看倒像女人。

程迦的房间是202,进屋后,她摘下帽子、口罩和护目镜,点了根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抽了几口,才把背上的小箱子拿下来,拉开拉链,里面摆着两三台相机和七八个镜头。

她掀开窗帘看看外边的天气,选了相机和镜头,出门去。

客栈很小,四方形的木质结构,中间是露天的院子。

走廊上风雪很大,程迦把烟蒂扔进垃圾桶,顺着木梯上楼顶。

四周是滚动的白雪,漫天遍野,有种站在世界中心的逼仄感。程迦在狂风中勉强支好三脚架,拍暴雪中的小镇、低矮错落的木色小楼、飘扬的彩色风马旗。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程迦收起架子,又倚在栏杆边拍了几张街道上稀稀拉拉的行人。

她一身的冰雪,下到二楼时,身后有人拍她的肩膀,力度很沉,握了握她的肩。

程迦不悦地抖落肩上的手,回头。对方个子很高,戴着防风口罩,墨镜后边一双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睛,目光似有穿透性。

对方说:“对不起,认错人了。”

程迦皱着眉,回到自己房间。

她打开电脑把照片导出来,一张张筛选,几百张照片,仍然没有一张让她满意。

她蹲在椅子上,一手夹着烟,一手删照片,起初还很平静,后来渐渐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

啪的一声,她把笔记本摔合上,腾地起身走到墙角抽烟。

一个摄影师不会拍片了,就如一个小说家文思枯竭,就如洪七公武功被废,成了废人。

她盯着这个安静的房间,不由自主地冷笑一声。五根烟的工夫,她又平息了下来。

今天她倒没有精力折腾。

她奔波了一天,飞机、火车、汽车、出租车,人累了。才晚上九点,就洗澡上床。她习惯裸睡,又怀疑客栈的床单是否干净,便裹了浴巾。

这一觉睡得很沉。

不知夜里几点,一声巨大的炸雷声把程迦惊醒。

她猛地睁眼,就见闪烁的手电筒光下,一串黑影破门而入,冲进房间。

抢劫?强盗?绑架?奸杀?

她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一个高大而压迫性的黑影降落床边,粗糙的手掌掐住她的胸口,把她从被子里扯了出来,力度极大,手法极其粗暴!

黑影用力过猛,程迦很轻,跟拎小鸡子一样被揪出被窝。

然而就在一瞬间,对方骤然松开被拎到半空中的她,程迦一屁股哐当砸到床板上。

“他妈的……”程迦极低声地暗骂,抓紧浴巾,想借着手电筒光看清对方的模样。可一床被子罩住了她的头。

她被摁倒在床上,对方叱道:“规矩点!别动!”

程迦真没动,她冷静地想了想,不看到脸也好,至少不会被灭口。

对方应该是为了钱,不至于丧心病狂地杀人。如果搜到什么让他们满意的东西就走人,那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对方力气很大,程迦动弹不得。她听着脚步声,初步判断有四个人左右。

现在尖叫求救不明智。

很快,她听到开关声,房里的灯打开了。那些人在房间各处搜,桌子柜子床板,翻箱倒柜的。程迦屏着气,突然听到有人说:“七哥,就是这个箱子,这里边就是……”

“打开看看。”被唤“七哥”的男人,声音低而沉。

程迦猛地想起什么,瞬间明白怎么回事,她用力挣扎了一下。

摁着她的男人气势汹汹地道:“叫你别动!当初做了丧尽天良的事就该晓得会有被抓的一天。”

程迦在被子里冷笑一声:“松开!”

被子外,脚步声和说话声全部停止。

那人手一僵,像被惊吓到,迟疑半刻,真的松开了。

程迦裹好浴巾,掀开被子。

四个健壮威猛的男人站在房间里,带着枪,表情冷峻。

程迦察觉出了,他们要找的,是一个男人。

程迦扫一眼床边的人,三十出头,一张国字脸方方正正的,个子很矮,身强体壮,厚实得像石礅。

但直觉告诉她,一开始把她从被子里扯出来的人不是他。

反倒是他身后有个男人,人高马大,背脊笔直,光是站在那里就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但程迦来不及看清那人的脸,一个身材瘦瘦高高的男人走过来挡住视线,他指了一下行李箱,问:“这是你的箱子?”

“是。”

“这个房间是一个人住,还是有别的人?”

“一个人。”

瘦高个儿盯着她看了几秒钟,不相信道:“我们有充分的证据怀疑你非法携带和运输珍稀野生动物毛皮,请你……”

“开箱接受检查,好。”程迦配合地点头。

瘦高个儿稍顿一下,似在怀疑她的冷静。半晌,他转身去检查程迦的皮箱。

程迦事不关己似的瞧着,忽地察觉到一束目光,一个皮肤黝黑眼睛大大的藏族大男孩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程迦低头看,她抱着胸,浴巾上边一条深深的沟。她讥讽地抬起眼皮,大男孩瞬间像被解了穴,猛地一震,慌忙别过头去。

瘦高个儿蹲在地上,拉开程迦的箱子,说:“七哥,我怀疑这箱子不是她的……”

话音未落,拉链拉开,几盒安全套蹦了出来,掉在地上。

深夜的客栈房间里,一股诡异的安静。

瘦高个儿顿了一下,很快又翻动程迦的箱子,内衣、化妆品,各种各样,但并没有他们想找的,直接的间接的证据都没有。

他甚至把程迦的眼影盒子都打开瞧了。

一无所获。

他眉头拧成川字,转头打量了程迦几眼,就走到角落里去了,是那个“七哥”站的方向。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节能灯,那人正好站在阴暗处,程迦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他身材异常高大结实。

他招了一下手,程迦床边的国字脸走过去了。

“石头,怎么回事?你跟错了?”

“不可能,我和十六盯着人进来的。”一开始摁程迦的那个国字脸叫石头,还真符合他矮小敦实的体型。

翻程迦箱子的瘦高个儿叫十六,也接话道:“对,就是这间房。老板娘也说这间住的男人,不会有错。会不会这女的是……”

他眼睛扫了一下地上的安全套。

后来声音太小,程迦听不见了。

程迦从床头柜上摸来烟盒,唰地打燃火机,一瞬间,她察觉到那群男人里有个陌生人看了她一眼,目光很深。

她扭头却没找着目光的主人。

她靠在墙壁上,低头点燃含在嘴里的烟,一边抽着,一边等他们商量个结果。

最终,声音消退下去,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走上前来。

程迦抬眸,目光渐渐就笔直了。

他定是众人口中的“七哥”。

程迦最先注意到他浓眉之下漆黑的眼睛,眼窝很深,衬得双眼黑而亮。他皮肤偏古铜色,带着股野性,五官轮廓分明,是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

加之他身材高大,体格健硕,背脊笔直自带气场,一上前便有鲜明的存在感。

他站定,语调平常,嗓音却不容错辩道:“小姐,你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哪种形式的回答?”程迦抖了一下烟灰,问,“协助,还是审讯?”

“协助。”

“那就问吧。”

“你一个人住在这间房?”

“对。”

“没有外人来过?”

“对。”

“但我们得到线索,一个叫计云的男人入住了这间房。”

“那你们的线索是错的。”程迦说。

男人眼睛盯着她,仿佛要辨别什么。

“这黑箱子是你的?”

程迦反问道:“看不出来吗?难道你们要找的人是异装癖?”

“你入住这间房时,有没有注意到可疑人物?”

程迦想到了那个拍她肩膀说认错了的那个人,她说:“没有。”

男人盯着她,目光犀利。

程迦不甘示弱地迎视,可他的眼神像某种有重量的实物,会压迫人。

“先生,”她说,“大半夜的,你们像暴徒一样冲进单身女人的房间,真够威猛的。”

男人沉默半刻,终于说:“对不起,我们找错人了。对你造成……”

程迦却在一瞬间走了神,眼睛盯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长期以来,或许是天性,或许是职业,程迦对细节的东西有股子神经质的专注。况且她一直觉得,那是男人身上最性感的一块骨头。

他说完了,轻微却利落地颔首,转身要走。

这就走了?

程迦烦闷地皱了眉。

石头倒先不乐意道:“老七,事情还没查清楚,这女的很可能知道计云的去向,同伙打掩护都说不定。盯了那么久,不能放他们跑了。”

十六也不甘心道:“是,万一她把东西藏在她床上呢。她……不穿衣服就是掩人……”

程迦冷着脸。

“走!”为首的男人下命令了。

众人顿时噤声,精神不振地跟着,只有那个藏族大男孩留在原地,谨慎地看着“不穿衣服”的程迦。

程迦扯起一边嘴角,刚要说什么,却听为首的人不轻不重地说了句:“你妈……”

程迦呼出一口烟,声音不大,冷冷道:“你他妈的骂谁呢?!”

世界瞬间安静了。

众人看看程迦,又看看“老七”,各自交换目光,沉默不语。

他回头,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眼睛很黑。

而这时,那个藏族大男孩黑黑的脸全憋红了,红透到了耳朵根。

他看看程迦,用蹩脚的汉语小声道:“我名字叫尼玛。”

“……我叫尼玛……”藏族大男孩憋红了脸,提高了些声音再次说道。

程迦一口烟呛在嗓子里,别过头去咳嗽,呛得厉害,嫩白的脖子很快咳成粉色。

客栈里灯光是米白色,照在程迦白皙的肌肤上,透出一层荧光,珍珠似的。

本地的女人在风沙里长大,风吹日晒,皮肤大都粗黑,身体健实;可程迦是从水雾烟波的江南走出来的,纤细,柔软,白白润润仿佛一掐就会出水。

纵使刚才在搜查,十六也三番四次斜过眼来打量她。只是她眼神太冷,像时刻说着风凉话,不可靠近。

“等一下。”走到门廊里的石头回头看见了什么,立刻返回,“她床底下有东西。”

床底是相机箱。

程迦抬起眼皮,说:“不能搜。”

石头跟没听见似的,招个手把十六喊来,一起蹲下把箱子拖了出来。

程迦靠在墙上看着,没动。

十六搓了搓鼻子,忽然闻到了什么,他闻闻手,隔一秒,又闻了闻。

程迦瞧着,说:“刚翻过我的衣服,香吧?”

十六脸色一僵,走到一边去了,低声道:“七哥,这女人厉害,浑身是刺。”

“她也很冷静。我觉得。”尼玛小声嘀咕,问带头的人,“野哥,你怎么说?”

彭野没说话。

床那头,石头应付性地对程迦道:“麻烦你配合检查,把箱子打开。”

程迦吐出一个字:“不。”

彭野走过去,说:“请你配合,把箱子打开。”

程迦盯着他的脸看了半秒钟,唇角一弯,仍是一个字:“不。”

话音没落,石头却等不及打开了箱子。

程迦没拦着,也没变脸色,她甚至没看箱子,仍是看着彭野,直勾勾的,似笑非笑,那眼神像在扒他的衣服。

彭野看不透她的眼睛,像某种不可形容的冷冰冰的物件。

他转过头去,看石头搜箱子,箱子里有很多个黑色丝绒袋子,摆放得整整齐齐。

石头一个个拆开,彭野发觉程迦的目光还在他脸上。

他不清楚她在看什么,定了很久,还是侧眸又看了她一眼。

她的目光缓缓落下去,从上至下地扫视。

彭野脸色看着竟也极其淡定从容,原地站了一两秒钟,他走出程迦的视线,到前边去看石头的搜索进程。

箱子里十几个黑袋子拆开,全是相机和镜头,各种样式,各种大小,各种长度。

一旁的尼玛闷了好久,扯扯十六,低声和他说了几句话,眼睛却一直盯着相机。十六摇了摇头,尼玛就退到一旁不吭声了。

石头搜查过后,终于放弃,什么都没找到。虽然沮丧,但他也不能不认,憋着气对程迦说:“……没找到。”

程迦说:“要不你再搜搜,一次性搜个干净?”

石头下不来台,对她也说不出什么,朝众人道:“走吧。”

程迦问:“就这么走了?”

石头硬着头皮说:“不好意思,搜错……”

程迦说:“没和你说话。”

“你……”石头要发作,被十六拉住。

程迦看着彭野,“我和他说话。半夜三更闯进来,就这么收场了?”

三人齐刷刷看向彭野,后者说:“对不起,我们找错了人。”

“道歉就够了?”

石头憋不住,跳起来道:“你别嘚瑟,我盯了那么久的人就是你这间房的。你们就是同伙。今天他溜了就放你一马,你别蹬鼻……”

“别,有种别放我。搜啊,接着搜!”程迦啪地把打火机拍在床头柜上,道,“今天搜不出点儿东西来,一个都别走!”

石头涨红了脸,指着程迦的鼻子道:“你还反咬一口了……”

“桑央(尼玛),你先带他出去。”彭野发话。

尼玛上来拉着石头出去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

彭野走到床边蹲下,把相机和镜头一件件分门别类地装进丝绒袋子里。

程迦注意到了他的手,掌心宽厚,肤色均匀,指肚上有厚厚的茧。程迦轻轻地、缓缓地吸了一口气,摁灭指头的烟。

他整理好了,关上箱子,推到床底下。

他的脸挨着床沿,近在咫尺的是程迦的脚,露在被子外,白玉琢的,脚踝处一道细腻缠绕的蛇形纯黑花纹,冷而神秘。

程迦勾了勾脚趾。

他乌黑的眼睛看了她一秒钟,起身走到行李箱前,把衣服一件件折叠整理好,安全套也摆好,关上箱子。

他说:“这样够吗?”

程迦答:“不够。”

她寸步不让,彭野还没开口,他身后的十六走上前来,说:“小姐,我们是保护区的巡查队员,一直在追一群盗猎团伙。我和刚才那位队友追查了很久,嫌疑人的确进了这家客栈。老板娘也证实他住在这间房。但现在看来,这中间可能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找错了人,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和嫌疑人也在这儿断了。今天强闯,是我的错,和他没关系。应该我来赔罪,我向你说声对不起。请你谅解。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们愿意赔偿。”

程迦不吭声。

这时,那个叫石头的不知怎么又跑进来了,他听到十六说的话,一下子有点儿急了,念道:“赔偿就……咱们队的经费实在吃紧,钱都得紧着买汽油、修车,不然……”

十六扯了他一下,让他住嘴。

程迦说:“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不是要讹你们。这笔账可以不算,但另一笔不能不算。”

“什么事啊?”

程迦道:“刚才,你们谁摸我的胸了?”

两人齐刷刷瞪大眼睛,互相看,“……”

“你们当中有人趁机占我便宜,刚才冲进来的时候,掐了我的胸。”程迦看着彭野,说,“不把这个人揪出来,你们谁也别想走。”

几秒钟后,彭野说:“是我。”

程迦眼里泛起冷笑。另两人齐齐看向彭野,表情千变万化。

彭野说:“我当时把人从床上抓出来,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难怪一开灯,你就躲到边边角角上去了,跑得真快。”

“……”

彭野抿了一下嘴唇,“我没想到是女人。”

程迦说:“谁知道你是没想到还是故意的?”

彭野:“……”

“对不起。”

“我不接受道歉。”

彭野说:“我可以赔偿。”

程迦反问:“你觉得随便摸女人是钱可以解决的事?”

彭野:“……”

十六打圆场道:“小姐,我们真以为这屋子里的是男人。他绝对不知情,不是故意的,也道歉了。你不接受道歉,又不接受赔偿,那你说怎么解决,我们都配合,这总成了吧?”

程迦说:“他得给我摸一下,那才公平。”

十六:“……”

石头:“……”

彭野说:“不行。”

程迦反问:“你哪儿‘不行’啊?”

彭野看着她,眼睛漆黑。

十六说:“姑娘,这不合适吧?”

程迦冷笑道:“他是知道分寸,摸我的时候觉得挺合适的吧?”

彭野的嘴唇抿成一条线。

巡查队的人长年跟荒漠山川打交道,哪里见过讲话这么直白的女人?都不出声了。

就在这时,一声紧张的疾呼打破了尴尬:“七哥,隔壁房间!”

几人脸色严肃,立刻撤走。

彭野也走。

“你给我站住!”程迦喝一声。

彭野脚步放慢少许,走了一两步,终于还是停下来。他没回头,说:“我现在有任务。”

“刚才这边动静那么大,人肯定跑了。你比我清楚。”

彭野被她说中,一时无话可说。

她从床上走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套了件浅蓝色的长衬衫,堪堪遮到腿根。程迦走到他面前,睨了他半秒钟,问:“你叫什么名字?”

彭野面无表情,沉默地看着她。

程迦等了一会儿,不耐烦地皱了眉,直接伸手去抓他的胸膛。

彭野瞬间侧身躲过。

程迦其实知道彭野不是故意的,从他冲进来拎她时的力度就感觉得到,他用力太大,是因为他以为床上的人是男人。

可不是故意不等于没错,不等于她就该善解人意地原谅和消气。

她刚才在被子里套衬衫时,看见胸部上一道红指印,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疼。可说实话,程迦也不知道怎么办。她无缘无故被男人袭胸了,不能赔钱,不能臭骂,也不能扇他几巴掌。她一定得做点什么,可关键是她也想不出能做点什么。

因为对方光明正大得很呢!

程迦原本只想出口气,碰下衣服走个形式,可现在他一躲,她反被他给刺激出了无名之火。

外边石头在喊:“老七,出事了!”

彭野拧紧眉心,说:“我现在有正事。”

程迦道:“摸我算是邪事了。呵,死人都不关我的正事。”

彭野看她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可思议,等了一会儿,说:“你让开。”

程迦抱着手,往他正前方一站。

彭野往旁边走,她跟着后退拦在他前边。他换个方向,她照样跟着拦截。这样走了两三步,快到门板了,他再走,她就得贴在他身上。

彭野后退一步,声音重了,说:“你让开。”

程迦冷笑道:“你可以像刚才一样把我提起来再扔出去。”

彭野吸了一口气,在忍她,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给我扇一巴掌。”程迦说。

彭野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眼神很暗。突然,他抬手,一巴掌用力打在自己脸上,说:“够了吧。”

程迦沉默了。这不是她想要的,可她也说不清她想要的是什么。

她看着他脸上的红印,无话可说,数秒钟后,侧身让开了一条路。

喜欢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请大家收藏:(m.shubao100.com)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书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 雪滩双鹭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网游]帮主夫人的野望 终极高手 嫡女煞妃 帝火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反串女影帝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丞相女儿要出嫁 乒乓小旋风 大唐魏王妃传 胖爷要超神 入戏 酌鹿 学乖 燕纪·锁香楼 我是女炮灰[快穿] 掌柜攻略
经典收藏 顾念的奇缘 一生一世,美人骨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格格不入 我喜欢你很久了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蜜汁炖鱿鱼 顾盼生辉 且把年华赠天下 因为风就在那里 鲜满宫堂 我的如意狼君 成化十四年 七星彩 亲爱的苏格拉底
最近更新 我的如意狼君 且把年华赠天下 鲜满宫堂 七星彩 蜜汁炖鱿鱼 顾盼生辉 我喜欢你很久了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一生一世,美人骨 成化十四年 格格不入 亲爱的苏格拉底 因为风就在那里 顾念的奇缘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玖月晞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txt下载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最新章节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小说